第一百八十七章 来局地窟牌吗?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全球降临:克苏鲁的地窟游戏第一百八十七章 来局地窟牌吗?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唰啦啦。

  雨声洗刷大地。

  自布置摄像机已经过去几天,除了一些必要的情报收集,一行人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废弃剧场里,守着传输过来的实时画面。

  “这雨还真是下个没完没了。”

  林鸦抬头望了一眼天色,放下手里的卡牌。

  “到你了船长。”

  苏克迟疑片刻,发动了一张“装修工”的能力卡地基筑建。

  为了不让情绪过于紧绷,他有时候也会参与到几人的地窟牌对局里。

  这种卡牌游戏的棋盘有点类似四国军棋,可两人或四人对战,构建元素围绕着低序列魔药、灵性道具、世界知名人物等。

  就是看着自己和其他几人的名字印在上面,感觉有点出戏。

  尤其他自己那张……

  作为一张传说级橙卡,拥有斩杀50%以下生命单位的强力效果,可是那个立绘,要不是卡牌上标着大名,他都没认出来是自己。

  后来问了才知道,原来原画出自爱丽丝之手。

  对此,苏克只能说……

  抠图师尽力了。

  其他几人的卡牌就挺正常,同是橙卡的“李草”拥有每回合多次行动,以及接战时先攻击一次的特点,还算符合他的人设。

  “林鸦”是张蓝卡,灵性费用低,还有周围3格行动时必须强制朝他移动一次的恶心效果。

  看得出来,设计地窟牌的人也不是很待见他,变着法子让他当火力靶子。

  倒是暂时还没有刘悟天和涂祝的卡牌,其他例如雷格、斯卡恩等知名组织重要人物均在其列,还有各种不同的前缀。

  例如,“猎人之首”雷格和“新人类指挥官”雷格,是两张效果完全不同的卡牌,甚至稀有度都有区别。

  反观女性这边……

  画师确实很厉害,把人物的神态表现得惟妙惟肖,听刘悟天,说李微娜的卡片最近价格炒得很高……

  恐怕还是在于,她那身皮衣勾勒出的曲线,让人隐隐有想收藏的欲望。

  不知道这经没经过她的授权,不过作为新书馆馆长,和其他领域进行合作也很正常。

  还有“慈善的天使”伊洛丝,据说已经绝版,市面上无法再买到。

  不得不说,她们的容貌都相当出众,印在卡面上也很好看,作为当前世界为数不多的娱乐方式,仅凭这些都能吸引足够多的玩家。

  “可以啊船长,这套连招我都没想到,”林鸦看起来喜不自胜,“又可以开发新的套路了。”

  苏克叹了口气,看到林鸦下了张“神千流”,大概知道自己这局输了。

  输也很正常,林鸦有事没事就喊其他几人一起打牌,完全的精于此道,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还能顺便把魔药给演绎了的。

  等等。

  序列5,“赌徒”……

  他该不会打牌就能演绎吧?

  一旁涂祝放下手里的牌,无奈叹了口气

  “又是你赢了,你这胜率估计该有70%了吧?我们毫无游戏体验。”

  “嘿嘿,没有没有,我们来再试一次挑战boss吧,我觉得这次用新套路肯定能成功。”

  除了对战,地窟牌也有攻略的ve模式,这套牌本身就是灵性的造物,在“程序员”的帮助下有搭载一些内置玩法,随时能在地窟牌的论坛上获取更新,攻克boss就是其中之一。

  林鸦所指的要挑战的对象,是梅斯卡徒。

  估计这位神灵的眷属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被做进卡牌里,被全人类每天拿来攻略……

  苏克撇了撇嘴,该说是设计师胆子大吗?要是梅斯卡徒成功复活了,这样做大概率引来祸患。

  棋盘发出微光,变换了格局,梅斯卡徒那笼罩黑幕的身躯显现,倒和白夜城那时候看起来相差不大。

  也许,有些人玩这个模式,是想填补一下过往的遗憾吧。

  和那时一样,地窟牌里的梅斯卡徒也有多个阶段,而且相当硬核,林鸦也只打到过第二阶段。

  “来吧来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林鸦兴奋搓了搓手,而就在这时——

  嗡——!

  天空的一角突然传来震鸣,就连苏克都感到一股难以抵抗的压力。

  幅度比上一次还要高。

  不顾其他人被空气的诡异震动按得直不起身,苏克来到正在监视画面的李草身边,看向监控画面。

  受到嗡嗡声的影响,画面里开始跳出电波,冒出雪花,像极了恐怖电影里黑白电视的场景。

  而苏克眼都不眨的看着。

  嗡——!

  嗡——!

  翘首以盼中,画面里终于迎来变化,巨洞周围有好几个人被传送出来,猛得栽到地上。

  “?”

  苏克皱起眉头。

  这些人的状况,很不好。

  对比上次贾森,虽然全身带血,但脸上是对胜利的自豪,是得胜归来的高扬。

  而画面里这些人,他们身上的血多半来自他们自己,身上有狰狞的伤口,甚至有三个人都断了肢。

  更像是惊慌失措,逃出来的。

  嗡嗡声随之消失了,天边一座方碑漫开灰色的雾光,和之前如出一辙。

  收回视线,苏克注意到那些人在有人过来后,嘴里一直在惊恐喊着什么。

  摄像机并没有搭载收声装置,就算有,这么远的距离也听不到,但他仍旧记下了对方的嘴唇动作,打算一会去问安格斯。

  他们说的大概率是地窟通用语,印纹虽然能翻译,但仅看嘴部动作,对苏克来说跟外星语没什么区别。

  很快,有救助人员围了过来,现场进行应急处理,同时也似乎在询问他们底下发生了什么。

  苏克在这时稍微顿了一下。

  混杂在搜救人员之中,有一个背影宽阔的男人,即便戴着白色的兜帽遮挡面容,在“记录”中反复研究过的苏克也一眼就认出来那是谁。

  终焉的使徒,贝亚特。

  终于出现了。

  能发现这点,同样得益于他编在书里的两条哲学

  “魔鬼藏在细节中。”

  “细节决定成败。”

  无论外表怎么掩饰,每个人在细微处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差别,这足够让一名同样是“私家侦探”的“哲学家”分辨出差异。

  魔药序列9-7并未没有用处。

  和中序列的能力结合起来,也能发挥出人意料的效果。

  其他人围了上来,苏克没时间解释太多,只是做出唇语,问安格斯那是什么意思。

  安格斯只一眼就理解了,却愣在原地。

  心知现在不是给他惊讶的时候,他将那句话,以分外清晰的语气说了出来

  ……

  “所有人,都死了。”

  [sace]

全球降临:克苏鲁的地窟游戏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9681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