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深潜者的神们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全球降临:克苏鲁的地窟游戏第一百八十八章 深潜者的神们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把解释的工作交给李草,苏克第一时间赶往巨洞广场。

  所有人都死了?

  他不能确认唇语的含义就是事实,所认识的人里面,贾森和占宸都在那下面,前者在第二天就再次踏进巨洞探索,而后者,说不定已经调查到什么关键线索,却一直联系不上。

  两人的实力他不担心,但眼下的状况是,似乎底下的怪物超出了认知,令中序列魔药职业者都陷入苦战。

  贾森曾经提到过“不可名状”,最后也没能准确描述出是什么怪物。

  呼……

  这就有意思了。

  某种程度上来说,终焉也无法完全掌握下面的局势,才会在这种时候出现,获取情报。

  来到广场周围,因为雨势较重,并没有很多人选择出门观望。

  这让街道上显得有些萧条。

  为避人耳目,苏克躲在墙缝阴影里,远远打量着广场方向。

  贝亚特还在那里。

  他蹲在一个幸存者身旁,或许是读取记忆,或许是强制问话,但无论如何,他都在逐步获取关于底下的情报。

  苏克慢慢调整呼吸,再度确认了一遍印纹里的物品。

  过去十多天,在深度迷雾区也让他收获不少,但也只拿走了对他有用的部分,每一件都可以算得上是品质出众。

  信仰级吸魂之手这件血红色的手套能融入人皮,发动时手套将显现,产生魂灵的风眼,将周遭的一切弱化并吸到手中。但要注意,戴上的时候会有很强烈的刺痛感。

  伪神级石化魔眼魔眼是取自传说的法术,能将瞪视的事物迅速石化,即使有强烈的精神抵抗,也会受到较强的控制影响,但需要注意的是,魔眼的持有者完全无法抵抗魔眼,一旦对镜子使用自己将立即化为石块。

  信仰级空间反制这种法术能让你短时间内禁止周围任何的空间能力,若将自己也设为受影响目标,其效果足以影响神格者,且在十分钟内无法主动解除。

  超限物5-032恐惧之影

  5-032是一张必须贴在胸口部位的抽象画,恐惧会扼住你的心脏,亦会驱动你的双脚,可用来强行静止或强行脱困,但无论因为哪种原因启用了能力,寄宿在画中的存在都将在七天后醒来,击败它才能再度封印。

  超限物3-001永世燃油

  这件超限物的外观是件外壁被熏得发黄发黑的油灯,像酒精灯一样的瓶子里浓缩着不知名的液态油,其中有橘红色的火光隐隐透出。

  若是不慎瓶子里的液体洒了出来,这些液状油将化为一场无法熄灭的大火,焚烧途经的一切事物。

  即使不带在身上,这件超限物也会令周围燥热无比,水分快速挥发,甚至,它会让人产生幻觉,不自觉想要打开瓶盖,并且冲动的来上一把火。

  除此之外,还收获了两本相当厚的《拉莱耶字本》,和之前的字本做比较,让苏克又读懂了不少拉莱耶文字。

  这也使得拉莱耶祭祀本里的一些法术,他也能准确的破译出来。

  血肉溃烂用灵性触发,同时向“溃烂之尊”进行祈祷,将血肉的溃烂降临在目标身上,祂的祈祷词是“万肉万血之尊,世间起始之欲,溃败涣散的慵懒者。”

  海廊迷境创造海底回廊的结界,永远不会存在尽头和出口,深海的种族将闻风而至,无法在海中存活的生物将因此窒息。

  异变之血向伟大的“疤痕学者”祈祷,使自身的血肉爆裂,绽放的血不会因此而消散,而是延展为新的肢体,进化为全新的姿态,祂的祈祷词是“不凡的血之结痂者,行走的沸腾历史,不顾虔诚的违逆学者”。

  灾变扩散以匍匐之态,向“诅咒天魔”跪拜并诵读祷词,灾难将以你为圆心不可抑制地扩散,方圆百里的生物都将泯灭,动物化作白骨,植物化作养料,请念诵吧,“遭遗弃和嫉恨者,承受极恶的魔鬼,遮蔽光芒的漆黑大翼。”

  雷海霆棘结合信仰的力量,在手中凝聚电棘的雷枪,投射的同时将分裂出大量电网,创造出闪电雷霆之海。

  ……

  不得不说,这本书里记载的法术也太……

  苏克总觉得,当时那个深潜者祭司,都不一定能完整看懂这里面的文字。

  使自身血肉爆裂……

  这种法术真的有用吗?

  恐怕也只有林鸦这样的奇葩,才会想着尝试吧。

  从这些文字描述和效果中,苏克读出了一种疯狂而阴暗的意味。

  大概,是深潜者所在国度里一些神灵的名字,处于中序列顶端甚至高序列的存在,序列0的现神应该不至于如此泛滥。

  不管怎么说,有一些法术倒是值得一用。

  确认完自身情况,苏克再次偏头看了一眼,一行的救助人员慢慢站了起来,接受救助的人却躺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从表象上看,大概率是永远醒不来了。

  远远跟在身后,天空中的雨幕被他悄然混入了“梅雨”的雨滴,除非贝亚特能察觉到如此渺小的位格之力,否则这些水珠和天空中落下的其他雨滴没有任何区别。

  但在苏克这里,可以用来标记。

  他也没打算凭着这个就能一路跟到底,只要能摸清他们的行动路径,就有办法利用“回溯”逐步将画面再现。

  没有对那个巨洞使用,是因为里面的反噬他可能承受不住。

  但单就一个贝亚特来说,要导致灵性失控恐怕很难。

  大概一分钟之后,那群人停了下来。

  苏克靠在建筑边上,不动声色用余光观察着。

  这么快就暴露了?

  他倒不担心暴露之后的问题,只不过在这里暴露了的话,不能确保击杀对方。

  而一旦惊动其他的使徒聚集过来,胜算就更小了。

  冷静。

  保持镇定靠着,那些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解除了灵性的他,却又在四处搜寻什么。

  是太过小心谨慎,还是……

  缓缓思考了几秒,空气里突然传来一股冷意。

  有什么东西在眼前缓缓飘着。

  他伸出手,接住了从天空缓缓降落的一个白色小点。

  是雪。

  “……?”

  这下连苏克也有些疑惑了。

  下着大雨的天空,居然飘起了雪。

  抬头看了一眼,雨水和雪花以诡异的姿态互不相容,各自降落。

  这恐怕,是信仰或者权柄在起作用,终焉的人察觉到了这点,所以才停下来。

  只不过。

  雪?

  周围蔓延的冰冷感让他有些熟悉,脑海中不自觉跳出了一个名字——

  雪之喀俄涅。

  他几乎都快要喊出过去指向的那个名字,但当头顶一道白色的身影闪过,苏克的眼眸顿时沉了下来。

  别人可能看不清,但在“记者”的眼皮子底下,是不可能看错的。

  那是一位女性。

全球降临:克苏鲁的地窟游戏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9681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