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世界上最古老的神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全球降临:克苏鲁的地窟游戏第一百九十四章 世界上最古老的神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别西卜看着自己的断腕,脸上没露出一丝疼痛的表情。

  他就只是这么呆愣看着,仿佛是什么无法接受之事。

  “呵呵……哈哈哈哈哈……”

  突然他又笑了出来,表现得好像又是什么极其可笑的事情。

  哪怕是一个正常的普通人,也能看出他的精神出了问题。

  “在伟大的意志里,我苏醒了……”

  沉下头,他不知道在嘟囔着些什么,空气里给人的感觉却有些不太对劲。

  那就好像是在炎热的夏日正午突然掉进冰窟,精神和感知仿佛都融化了。

  “哈哈哈哈!”

  这家伙突然再次放肆大笑出来,莫名的情况让神罚团和终焉使徒都没有贸然靠近。

  下一刻,他的额头长出密密麻麻的触须,大量的触角同时从断腕处伸了出来,构成了不断扭动、看上去令人恶心的章鱼手。

  失控了吗?

  不。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会觉得,那只是普通的失控。

  他的身上,有比神明更为甚之的气息,徐盈的san值莫名在这股氛围中下降了14点,精神一时变得恍惚。

  “把她——给我!”

  非人的喉音从他身上发出,伴随着伸手的动作,数千的密集触须从他身后涌现,铺天盖地袭向徐盈。

  “!”

  徐盈死咬牙关,神情不由得一紧。

  速度太快了,无法躲开,那就只有!

  她生成冰雪的领域,打算以信仰之名硬撑,虽然她大概知道这无济于事,但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最令人不解的是,他的身上为何带有如此污秽的力量!?

  就连一旁的贝亚特也吃了一惊。

  排除掉切茜娅不告诉自己的可能,说明这个状况连她都不知晓。

  从别西卜身上气息的浓郁深邃,甚至让他莫名联想到了……

  自己崇拜的那位,无上至尊的外神。

  徐盈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在触手的环拥中铆定身躯。

  呜嗡。

  面前,一道黑色的裂缝突然张开,从中显出一位身穿黑袍、面容笼罩在面纱下的女子。

  她侧目看了一眼,朝那群触手抬起了左臂。

  “滚。”

  仅仅一个字词,触手的洋流在她面前分崩离析,化为无物,连同背后的别西卜都被震飞出去,陷进石花的表面,看上去抠都抠不下来。

  她缓缓转身,看向“执杖法官”,不动言语。

  贝亚特微微愣了愣神,从着装和容貌上看,她是……

  威伯隆在海维拉和她交过手。

  静谧教会主教,黑路嘉。

  在海维拉利用神复会的计划幕后主要就是她在捣鬼,从其他高序列使徒那里得来的情报,让他们三人不要轻易去惹这号人物。

  好不容易在海维拉绕过了她执行计划,结果却被她追到这种地方?

  “好久不见了,黑路嘉。”执杖法官微微眯了眯眼,似乎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她。

  这位鬓角已然有些斑白的强者侧目看了一眼,缓缓说道:

  “多少年未曾启声的你,开口的力量果然非同凡响,居然能撼动那位的气息。”

  黑路嘉微微闭了闭眼,抬手以手语做出回应:

  你也看出来了吧,神罚团执杖法官,诺维奇。

  诺维奇看上去和蔼地笑了笑,同样以手语回应:

  渊古之主,沉睡在白夜城的那位存在,似乎又有复苏的打算。

  这恐怕是末日时刻之前便留下的隐患。

  那个可怜的家伙。

  两人用手语熟练交流,一旁的徐盈和贝亚特都看不懂说了什么,幸好徐盈怀里的爱丽丝慢慢转醒,勉强恢复了些意识。

  “我刚才……”

  徐盈勉强用小声向她告知了状况,此刻的爱丽丝已经失去了“魂咏歌者”的力量,命星留下较大的副作用,在短时间内也无法再次召唤。

  但她仍然站直了身子,看向贝亚特。

  “我还没有……”

  “贝阿朵莉切。”一道女子的声音突然在她身后回响。

  爱丽丝些微愣了愣。

  这声音,她很熟悉。

  仿佛来自久远之前的过去,这微凉中带着圣洁的音色,几乎每天都要回响在自己耳边。

  缓缓转过头去,看清对方面容的同时,她双眼表现出了明显的震惊。

  那张没什么表情,却容易让人联想到月光的脸,那张有时慈祥如同母亲,有时又冰冷如同审判的脸。

  圣贞廷圣位长女,菲尤西亚。

  “或者现在,应该称呼你为爱丽丝比较好?”

  “您……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爱丽丝之所以惊讶,不止是因为对方的身份。

  而是一位序列1的眷神,为何要游走世间。

  “修女”途径,同时也是“主播”途径的序列1——“神白天使”。

  在菲尤西亚的身后,同时也有几个人走了上来,看到下面的景象均是一愣。

  在那其中,爱丽丝看到了沈流月曾经提到过的人。

  名字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叫鸩夜千嗣。

  神月的首席。

  将手按在刀柄上,鸩夜千嗣皱起眉头,也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

  他转向菲尤西亚,微微低下头询问道:

  “月神大人,这到底是?”

  月神……

  “!”

  爱丽丝猛然惊觉到这背后的关系,无法控制地震惊在原地。

  新人类组织,神月的首领……

  是圣贞廷的圣位长女菲尤西亚?

  菲尤西亚微微点了点头,圣洁的气质如同能自发镇压周围躁动的灵性。

  “我现在是以菲尤的身份行走世间,只不过本体的一方幻影,但本体的记忆还是有的。”

  爱丽丝愣了愣神。

  “那你……如果早就知道这一切……为什么……在白夜城的时候?”

  她不清楚菲尤西亚是什么时候混在新人类中间的,但白夜城那个时候,神月作为军团的主力之一参与了对梅斯卡徒的讨伐,为何拥有现神之力的她不曾出手。

  如果那时候她出手了的话……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菲尤西亚平静说道,“如果不是我始终压制梅斯卡徒在圣域封印当中,一旦让祂挣脱,当场所有新人类最多不过序列7,只有死路一条。”

  “那,那你……”爱丽丝的语气变得颤抖起来,眼角脆弱地泛起水花,“为什么……为什么不救……”

  菲尤西亚微微吸了口气。

  “那时候,白夜城沉睡的渊古之主突然限制了我的力量,分身的我无从抵抗,你还记得这个名字吗?”

  这次不止是爱丽丝,就连一旁的徐盈、乃至贝亚特都吃了一惊。

  对于贝亚特来说,海肯无疑是阻止末日降临的敌人,但沉睡在海肯的那位存在,在关键时刻并未阻止他惩戒罪人,这又是为什么?

  而且,毫无疑问。

  让新人类降临这个世界的,无疑正是渊古之主。

  那是沉睡在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神。

  同时,也是一手催成了深渊的存在。? ???div

全球降临:克苏鲁的地窟游戏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9681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