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术式转换,结构重组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全球降临:克苏鲁的地窟游戏第一百九十九章 术式转换,结构重组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看来你就是一直照顾我家孩子的人吧,给你添麻烦了。”

  桃乐丝手里拿着夺过来的传声符文,语气并未有责怪或不悦。

  短暂停顿后,对面传来十分平静的女子声音

  “她是我们十分重要的成员,还请不要刻意为难。”

  听到这句话,桃乐丝幽怨地“唉”了一声,看向被戳住后颈衣领,挂在法杖尖端的梅芙。

  “果然是这样吧,这孩子肯定把我们形容成吃人的恶魔、想要抓走她的坏人对不对?”

  梅芙在半空挥舞着四肢,像一只被揪住后颈的猫。

  “快把我放下来,你这个吃人鬼,老女人!”

  桃乐丝额头隐隐暴出青筋,咬牙将传声符文凑近嘴边。

  “你说就她这个态度,学术交流的时候和其他魔女能不起冲突吗?”

  “……很难不赞同。”

  “唉,算了。”

  桃乐丝无奈叹了口气,把梅芙放了下来,后者警惕的弓着身子,似乎满脑子都在思考如何开溜。

  “你们就是让我们来寂临城的人吧,既然如此,交给她的任务,也请让我们来帮忙。”

  回头看了一眼,之前还在那里的黑色教士服男人早已消失不见,神性冲撞的战场也在朝着这边过来,显然不是适合闲聊的场合。

  传声符文的另一边,伊丝夏微微闭眼,迅速做出了决断

  “那就拜托你们了。”

  ……

  寂临城中心,裸露的石之花处。

  贝亚特从咒文空间现身,落在距离中心不远的地方。

  四周的根茎上留下了多处伤痕,放眼望去一片疮痍,到处流淌着蓝色的发光汁液。

  那几个高序列之间的战斗,造成的影响比预想中还要大。

  除此之外,耳边尽是炮火的鸣响声,爆炸的轰隆声,在渐渐变重的雨幕里,听起来有些不太真实。

  贝亚特往前走着,突然顿住了步子。

  “连你也要来搅局吗?”

  抬头望去,与他正对的根茎凸起处,一个水手打扮,用绳子束住袖口和裤脚的男人站在那里,一双死鱼眼似乎对一切都缺乏兴趣。

  黑凰会干部,特德罗·法。

  “其实我是刚刚才决定的,”特德罗身体状态极为放松的站着,“在看了一场演讲之后。”

  贝亚特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对方显然也意识到,世界毁灭他们这些地下组织也无路可去的问题。

  “呵,尽做些无用功。”

  取出锯齿刀扛在肩上,贝亚特不打算多说明什么。

  两人在雨点和炮火的神战废墟上交战,已经历经多次战斗的贝亚特面对状态完好的特德罗,并不能很快取得上风,战况一时僵持。

  而且,特德罗是认真的。

  他丝毫没有顾虑自己的灵性,将“刺客”途径的三个序列发挥得淋漓尽致。

  贝亚特只能全神贯注应对。

  因此,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战火连天的废墟边上有一串代码,趁着混乱溜了进来。

  “呵呵……”代码在石花的正中心勾勒成型,四肢完好,面色平静。

  随即,那黑色卷发、红色双瞳的男人高举了手中纯黑色的权杖。

  贝亚特直到这时才回过神来,眼神滞了一下,甚至没能完全避开特德罗的攻击,被绯红的匕首刺中侧腹。

  一脚将特德罗踢开,贝亚特捂住伤口,化作海浪直扑中心。

  不知道为什么,那根权杖给他的感觉很不好。

  “毁灭吧!”

  高台正上方的别西卜手握黑色权杖,用力刺了下去——

  而就在这时,四周的雨水仿佛突然间跟他作对,化作密集的雨刃切来。

  这并非无法逃脱的一击。

  别西卜却不知为何没有选择闪躲,雨刃切断他的手腕,削去他的头颅,黑色的权杖被雨刃击飞,远远落在下方空地上。

  “以沉默昭示,以预言封锁!”

  随之,在那边有群体念诵的咏唱声传来,魔女们接二连三从咒文空间中现形。

  “瑰阳之金樽啊,请赐下黄金的屏盾,代天理封存遗世之物。”

  “河原之火,请焚烧物质的欲念,让一切躁动消融于旷野。”

  “冥河之水,请冷寂心意的起念,让一切牵系相忘于心间。”

  ……

  听着齐声的咏诵,贝亚特冷冷起身。

  刚才控制雨刃的,的确是梅斯卡徒的权柄没错。

  果然在这里吗。

  浪费了太多时间了,还有潜藏的不安定因素,也该给这起事件做个了结。

  趁着魔女们封印吸引特德罗的注意,贝亚特从印纹取出一个神秘的黑匣,不带犹豫打开了它。

  呜——!

  剧烈的风声有如鬼哭,将周围景色包裹在一片黑色风眼当中,匣子中心的丑陋人偶留下黑色的眼泪,原本应该是放纵的情绪,此刻却透着吸进一切的贪婪。

  超限物1-008恸哭偶匣。

  在这种其他人都无法接近的情况下,贝亚特紧接着打出了自己的王牌。

  他再次从印纹中取出一个灰色的如同毛线团一般,却又带着不真实光晕的诡异物体,外面笼罩层层透明的容器,仅仅只是取出就导致周围空间扭曲,真实和虚拟的界限似乎变得不再明朗。

  超限物0-003终世线团。

  1-008贪婪的风眼吸力从外部摧毁了0-003的封印,将线团完全暴露在这个世界的空气中,四周的颜色黯淡下来,像未干的油画一般滑落各种色彩,握着这件物品的贝亚特都难以承受,七窍都在淌血。

  这样就可以了。

  线团骤然迸发不真实的灰色发光线条,如同一根根虚幻的毛线,密集且穿透地射向四面八方,仿佛不存在时间和空间隔阂一般,转眼便蔓延到了整个寂临城。

  咏唱完毕的魔女们陡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呕意,仿佛体内的灵性产生了巨大排斥,要挣扎着连同内脏一起呕吐出来。

  当灵性无法启动,传送法术失效的时候,桃乐丝心知遇上前所未有的大麻烦,一把将梅芙拉到了其他魔女身边。

  “活下去。”

  她这么说道,梅芙那双紫色的眼眸,头一次露出过分震惊的呆滞。

  “寄宿在魔力深处的灵体精灵们啊,我以咒文自身的力量召唤你们,以生命的力量张开屏障,隔绝一切来自尘世的侵袭……”

  身后所有正痛苦伏在地面的魔女都清楚了桃乐丝要做什么。

  她打算以自己的性命,保护她们所有人。

  “为什……”

  没有时间犹豫,梅芙的双眸骤然一沉,重新踏到了桃乐丝身边,用手点在张开的魔法阵上。

  “改编,术式转换,结构重组,我以咒文自身的力量召唤魔力深处的精灵之长,以这根红曜炎杖上宝石的力量作为代价张开屏障,隔绝一切来自尘世的侵袭……”

  将魔法阵上的各处进行修改,重新绘制好术式结构,环形的法阵各处开始逆向旋转,但却仍属于完整的结构,能够生效。

  桃乐丝笑着低下了头,这种禁忌的咒法,其复杂程度不亚于运算星空的行动轨迹。

  她却在短短数秒抓住了中心。

  “……你真的是个天才,不服不行。”

  梅芙惋惜看着自己法杖上渐渐黯淡的红宝石,重新提起了精神。

  “那可能是因为你没有学物理和数学。”

  ……

  贝亚特勉强看了一眼魔女们的状况,大概清楚了自己的咒文空间为什么会那么快被识破和复制。

  但她的力量,不过也就保护着这些魔女而已,寂临城其他的地方,都将不会幸免于难。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一把散发月光气息的大剑从他胸口透出。

  “我代表‘始源’而来,惩治逆反人意的罪人。”

全球降临:克苏鲁的地窟游戏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9681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