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要想砸碎锁链,就别怕碰痛自己的指头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全球降临:克苏鲁的地窟游戏第二百章 要想砸碎锁链,就别怕碰痛自己的指头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鲜红的血液洒了一地,贝亚特身形一晃,勉强回过头去。

  清醒的眼神,有些冷感的干净长相,火焰一般的棕色大衣,这次出现在面前的,终于是他以为的那个人。

  “你这时机对你来说”

  “如果可以,我也不想拖到这个时候。”

  浑身笼罩在火焰中,苏克冷淡睁开双眼,挥剑上扬。

  贝亚特的身体被斩开一个极其夸张的豁口,倒退着往外跌出的时候,身体却已经在迅速愈合了。

  他脖子上的宝石再次碎裂了一颗。

  喘着粗气,贝亚特冷视苏克笑了出来。

  像这样擅自踏入0序号超限物范围内的行为,在他看来和自杀没什么区别。

  苏克维持薪柴状态,抵抗着终世线团的影响,看起来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会烧成灰烬。

  贝亚特微微闭目平复心神,随后猛的睁开,仿佛下定了决心:

  “虽然不明白你的底气是什么,但一个序列5,未免太过自大!”

  1008被他随意扔在地上,里面的人偶跌落出来,风眼的吸力骤然扩大一倍,将苏克身上的火焰吸走大半。

  面对一手持着0003,另一手化作巨爪的贝亚特,苏克选择了正面应对。

  将大剑划开剑光下沉,贝亚特同样用巨爪上扬,双方抵在一起,贝亚特的手却在颤抖。

  他惊愕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

  对方为什么能在力量上和自己抗衡

  伴随挥剑的动作,大量雨水伴随剑风如狂澜般袭来,贝亚特分明感受到其中沉重的力量。

  甚至在自己之上!

  后撤避开海潮冲击,地面被翻卷而过,沿路的砖石碎裂成粉。

  身为“海盗王”,自己居然会被水方面的能力逼退

  不等他多想,苏克再次在原地挥剑,短暂的停滞后,空气里骤然生成一道火焰的斩击,像是那道空挥的延伸。

  贝亚特化成一滩海浪躲过,在地面上迅速游移,缩进了距离。

  持有武器的话,距离足够近就难以发挥了。

  似乎是认定沉重的力量是武器带来的,贝亚特选择了贴身作战。

  同样看出贝亚特的意图,苏克将剑插进地面,发出一声怒吼他的身体在瞬间膨胀且染上黑紫,额头长出恶魔般的羊角。

  砰!

  同样变得粗大的爪子,架住了贝亚特变异的左手。

  直到这时,贝亚特才明白为什么他的力量这么大。

  他居然

  还同时夺走了恶魔的权柄

  化作恶魔的苏克用力一拽,将贝亚特一把拉起,越过头顶重重砸在地面,追击的重拳却被贝亚特翻身躲开了。

  倒也不是完全躲开。

  这一拳的威力,甚至能撼动大地,贝亚特震落出去,五脏六腑一阵剧痛。

  但贝亚特也不是什么也没做,苏克的身侧在随后绽开狰狞的伤口,血液如柱喷流。

  那是属于“海盗王”的报偿代价,在躲避的同时给对手留下伤疤。

  解除恶魔姿态,苏克的手上覆起翠绿光泽,按在伤口上,不到两秒便恢复完毕。

  克莉丝汀的信仰之名,翠绿神女。

  “你到底是什么人”贝亚特凝神看了一眼,同时也瞥了眼手里的线团。

  虽说自己状态算不上良好,但如果近身难以讨到便宜,就只能另辟蹊径了。

  举起变异的左手,贝亚特召唤了潮涌的波浪,数艘虚幻的船只从不同角度对冲而出。

  汇合点,则是苏克所站的地方。

  这相当于被数十艘战舰包围冲撞,几乎没有地方躲避,而贝亚特已经做好了对方跳起的准备,随时打算发动后手。

  但苏克在原地没动。

  他左手汇聚灰白色的湮灭之光,右手取出青白色长剑,解放了剑上力量。

  轰隆!

  扭曲空间的光炮从他左手中放出,右手则单手释放了光月之剑。

  贝亚特的眼神微微缩了缩。

  天真。

  难道仅凭两次法术,就想阻挡住“征战潮汐”吗。

  法术只阻挡了两艘虚幻战舰,但随即,苏克的手中不断放出光炮和光月之剑,其间没有任何间隙,也没有任何咏唱。

  梅芙的信仰之名,无咏之灵王。

  面对复数个重复朝自己轰过来的法术,贝亚特瞳孔骤然放大。x

  他自然认得出那是海肯光月骑士的光月之剑,但法术连发这种事情,只有特定一些魔药职业才有可能做到,但也不会连发这么多次。0

  也只有传说中的异端灵界之主有过类似事迹。

  没时间思考太多,贝亚特用0003举在身前,抵挡法术的轮番轰炸,这不是一个没有代价的选择,受到惊吓、感到危险的线团开始怀疑他的持有者资格,此刻正不断侵扰他的思绪和灵性,连神格者的神性都经受折磨。

  迎面又是三发融合源火的炎爆,贝亚特选择躲避,却被苏克趁机拉近距离,大剑早已拔起。

  斩!

  提起锯齿刀格挡,但因为状态和势态不佳,没能做到完全防住。

  汹涌剑光沿腰侧斩过,贝亚特也伸长了锯齿刀,贯穿了苏克的肩膀

  从那里扯出来的不是血液,而是类似植物一般的汁液。

  以翠绿神女的力量进行治愈,那边贝亚特脖子上最后一颗宝石也碎裂了。

  苏克短暂停顿了片刻。

  虽然借助了其他人的信仰之名和权柄,以此弥补序列5和序列4之间的差距,但苏克不打算在这场战斗上拖延太久。

  这场末日涉及到的人和事,比他想象中还要严重。

  英魂,权柄增幅!

  手握雨火月光,苏克的位格又一次拔升,薪柴燃烧的幅度也愈发加重了。

  之前混杂在各种神性的冲撞里,透过梅雨之眼观看了整个局势后,无论出于何种因素,时间都不太多。

  借助风力,他如同一支利箭弹出,将自身作为薪柴所换来的,便是超越。

  薪火,梅雨,恶魔。

  将三种权柄赋予剑上,剑刃的神性强度猛然升跃至半神级别,急速接近看上去摇摇欲坠的贝亚特。

  四周还在鸣响炮火,天空还是一片昏黑,下着渐渐加重的大雨。

  贝亚特咬牙单脚往后退了一步,将锯齿刀以双手合握。

  凌乱的废墟当中,石之花的盘杂根茎旁,两人挥动了全力的一击。

  锯齿刀深深嵌进了恶魔化的苏克肩头,直抵心脏。

  贝亚特的身体被斜斩而过,眼神丧失光泽。

  时间仿佛静止。

  下一刻,那失去光芒的眼睛再度亮起,同时贝亚特的身上又一次传来宝石碎裂的声音。

  他身上还藏有宝石。

  看到刻意露在外面的项链,苏克早就猜到这个结果,绝不会在再次面对终焉使徒时大意。

  贝亚特猛的上前,他左眼变得一片漆黑,企图控制苏克的精神,而苏克也同样张开双眼,猛然瞪向对方。

  海盗之黑眼,石化魔眼。

  双方同时受到控制,苏克毫不犹豫启动了贴在胸口的超限物5032:恐惧之影,用恐惧强行恢复了行动。

  贝亚特也用能力抵抗了魔眼的影响,却稍微慢了一步,被苏克的恶魔之爪撕开上衣。

  那里面,挂着一圈红色的宝石,足有十多颗之多,其中只有一颗碎裂。

  “还不明白吗你就快到极限了,是无法杀死我的!”

  苏克脸上微微出现变化,但很快沉下眼神,做出决定。

  挥开对方的锯齿刀,他从印纹取出超限物3001:永世燃油,将瓶子摔在脚下。

  随后,他一把拉过想要逃跑的贝亚特,维持恶魔状态绕到身后,锁住了他的手臂。

  薪火。

  一切可燃之物,皆为薪柴。

  将薪柴的燃烧幅度提升到最大,地面的燃油升起大火,将两人同时包裹在内。

  啪,啪

  火焰中的宝石开始碎裂,贝亚特反复在焚烧和恢复中间,体验着非人般的痛楚。

  “你难道,是想和我同归于尽吗!”

  贝亚特断断续续说着,苏克却丝毫没有理会。

  反而发动了“哲学家”的能力。

  伴随传颂过的哲学,他的声音在火焰中异常冷静:

  “要想砸碎锁链,就别怕碰痛自己的指头。”div

全球降临:克苏鲁的地窟游戏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9681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