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全死亡选项,半个旧日支配者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全球降临:克苏鲁的地窟游戏第三十五章 全死亡选项,半个旧日支配者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苏克希望黑湖之主赢不是没有道理的。

  如果那些诡异怪物赢了,水镜结界将成为被侵蚀的禁地,可能哪天就破除结界,出来找他算账。

  甚至以更加意想不到的方式控制他这个结界主人。

  而黑湖之主,赢了也就赢了,状况不会比现在更糟。

  “主人!”

  只有苏克一人出来,爱丽丝和沈流月也顺利和他汇合,提灯交到了安格斯手中。

  简单解释了下前因后果,能做的也就只有等待了。

  三十分钟后,时空的裂隙开启,黑湖之主从里面掉了出来。

  祂全身染满锈蚀的半迹,红黑的甲壳被啃得七七八八,看起来奄奄一息。

  但从结果上看,似乎是祂赢了。

  而残缺的体表,血字提示也给出了新的讯息——

  别水洞天叁★★★★★★★★☆

  冬日皇帝之井★★★★★★★★★☆

  冥天高洁之幽★★★★★★★★★★★★★★★

  全死亡选项。

  苏克眼神滞了滞,突然注意到黑湖之主正在看他。

  一般来说,凡人难以理解旧日支配者表达的意思,但结合到祂目前的状态,以及毫不掩饰的破绽,足够传递一种讯息——

  终结我。

  苏克并未急着处理,而是先到水镜结界确认了一遍,确认那些诡异怪物连尸体都不曾剩下后,举剑来到了黑湖之主面前。

  既然帮了自己一个大忙,成全祂也未尝不可。

  获悉的那些宇宙真理里,并不缺少现在祂这样做的理由,面对在生物角度完全碾压人类的存在,苏克能做的回应也仅此而已了。

  雨火月光染上神权,击杀如此程度的神祇,只有神力可以办到。

  “夸张”、“哲学”、“力场”、“湮灭”、“罪业之剑”,苏克动用自己所能施展的极限,只为了给对方一个痛快。

  嚓。

  青火燃烧的大剑,直直刺进这位旧日的脑髓。

  随着一阵黑烟,黑湖之主的灵魂从躯体上升,转瞬消失在深渊的天际。

  祂并没有死。

  或者说,死的是祂在地窟世界的一个意念化身,真正的本体,在凌驾于次元的高位宇宙当中,或许同样遭到外神封印,但至少不必以如此狼狈的姿态苟活于这个世界。

  虽然搞不懂祂经历了什么,但在这个世界,祂是落败者,只是对方不知出于何种原因留了祂一命,使祂囚禁于深渊,无法被凡人杀死。

  过高位阶的生命,反而成了桎梏。

  最终祂的意念会回到本体,知晓在此地发生过的事。

  苏克倒不奢望祂的本体会感恩于自己,反正就算不杀祂,总有一天祂离开这个世界,还是会知晓一切。

  倒不如卖个面子,给祂一个痛快,积德总比结仇要好。

  唯一的疑惑,恐怕就是黑湖之主为什么要“观察”他了。

  除了宇宙真理,安格斯所知的史书里也提到过,这些曾经掌控世界的神是人类不能理解之物,看到的外形只是人类这种生物单方面的印象,并不是祂们的真实面貌,人类也理解不了祂们想要传达的话语。

  就算黑湖之主试图告知,苏克等人也完全听不懂。

  旧日支配者的灵魂上升于天空之后,那里陡然出现了几道裂隙。

  随后——

  整个天幕,如同玻璃一样碎掉了。

  见证过太多奇诡的场景,这一幕还是让四人忍不住张嘴多看了几眼。

  碎裂的天幕之上,是黑黢黢的洞窟墙壁。

  原来一路走来那所谓的“天空”,只不过是洞窟的一层天顶罢了。

  地面上黑湖之主的尸体缓缓消散,像在数秒内经历了万年风化一般消解了。

  只留下一个漆黑的深渊宝箱。

  苏克拉回视线,正准备往前一步,左眼陡然一阵剧痛,屈膝蹲了下去。

  爱丽丝一把扶住了他,但空气里无形的黑气像漩涡般吸进苏克的眼窝,周围皮肤撑起黑色的筋。

  “主人!”

  “苏克你怎么样了,你还好吗!”

  影影绰绰中,苏克听着周围两人的声音,宛如隔了一个世界。

  这是……

  收下吾之馈赠,凡人。

  唯有深渊,方能腐蚀深渊。

  这股力量,居然影响了血字提示!?

  不知名的原因,苏克猛的抬起头,在头顶天洞的空旷地带,不知何时升起了雾。

  一个模糊的老者出现在雾气里,俯视他的目光宛如在看蝼蚁。

  海与夜魇之主,狩猎邪恶的老人,端坐雾中的祖神,幻梦境的渊邃之君。

  雾气中,还隐隐浮现着大量类似石像鬼的惊悚生物。

  黑色气息大量灌入,苏克被这股力量带得站了起来,身体猛的后仰,身体弓成了人类几乎不可能办到的弧度。

  “!”

  一切在瞬间消散,无论疼痛、吸力,还是恐惧。

  苏克抬起头,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

  “主人?你到底怎么了啊!”

  “你们刚才,有一直看着天上吗。”苏克捂着左眼问道。

  “从你抬头我就注意到了,可是那里明明什么都没有。”沈流月一脸疑惑的再次确认一遍。

  “……这样吗。”

  苏克摇晃两下,松开了左手。

  他的瞳孔,变得比以前更黑,瞳仁也更大,与右眼形成鲜明对比。

  不等爱丽丝缠住追问,苏克给出了猜想的答案

  “黑湖之主的意念没能回去,被某个至高存在截住了。”

  “意念中残留的力量,恐怕到了我这里。”

  正因为左眼吸收了黑湖之主的力量,因此他才能听见那位老人向他传达的话语,听得到对方的祈祷祭文。

  深渊大帝诺登斯。

  古神的至高力量象征。

  祂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刚才交战的经过,全部都收在祂眼底?

  而且,即使苏克现在能听懂旧日支配者的意念,也没做任何解释就离去了。

  这让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所遭受的究竟是馈赠,还是诅咒。

  但似乎,并没有解除左眼力量的方法。

  “主人,你的眼睛……?”

  苏克尝试控制那股力量,起初并不顺利,但最后还是让眼睛恢复了正常,和右眼一致。

  但黑湖之主的力量仍旧寄宿其中,恐怕只有序列0现神以上的存在,才知晓如何解除了。

  他惨然地笑了笑,缓缓道

  “既然拒绝不了,那就在合适的时机活用这股力量。”

  爱丽丝仍旧缠着他,沈流月也一脸忧心,几人甚至都遗忘了那里还有宝箱要开。

  安格斯衬着下巴,另一只手推了推眼镜。

  “凡人应该无法承受这样的力量才对……难道和你是外神的特殊造物有关……不对……那既然这样的话。”

  他抬起头来,不知是惊恐还是畏惧地看了苏克一眼。

  “某种程度上,或许……”

  “你已经是半个旧日支配者了。”

全球降临:克苏鲁的地窟游戏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9681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