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被吐出来的爱丽丝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全球降临:克苏鲁的地窟游戏第三十九章 被吐出来的爱丽丝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他的意思仿佛是在说,就算新人类和贝武夫结盟,埃尔诺拉依然会胜券在握。

  雷格从李草身后走了出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你没有必要提供建议,直接让手下发起进攻就好了。战争还会继续,我们也做好了接战准备,就这么简单。”

  不管对方有什么样的意图,绝不能按照对方的步调来走。

  “看来只有力量上的差距才能让你臣服,可惜的是,你只能选择站在弱小的那方。”

  留下一句话,莫莱德转身返回了营地。

  似乎是急着确认战士长那边的情况,贝武夫那边也没有多做停留。

  “我们也回去吧,”雷格冷冷道,“这下总归看清了局势,关于之后的作战,还有许多需要商榷的地方。”

  ……

  深渊,第三层。

  苏克依旧没有解释为何不从深渊宝箱形成的通道进入下层,而是朝着另外的方向,逐渐走出了幻梦境。

  期间肯定有类似空间传送、空间转移一类的力量,但四人都察觉不到,恐怕是相当神秘的法则在作用。

  就像梦刚刚醒来的时候,还没有意识到梦只是梦一样。

  而他们去往的方向,自然不会是七星半的拉莱耶底城。

  横跨了三层深渊的腐烂欲望之底,苏克倒想看看它的真面目究竟是什么。

  进入深渊之后的第十四天,一堵令人匪夷所思的柱子挡在了四人面前。

  那宛如一座高耸入云的巨塔,横贯天空的同时还深深贯入地底,但与一般的塔不同的是,整座塔的外表——

  是用血肉构成的。

  隐隐还在蠕动。

  沈流月顿时想起一些好不容易淡忘的回忆,捂住了嘴。

  “安格斯看得到吗?”苏克问道。

  “当然……这恐怕得有几千甚至上万米的高度了吧,难道是什么怪物吗?”

  不管怎么说,这整座塔都拥有活着的特性。

  如果猜得没错,所谓的腐烂欲望之底,就在这个里面。

  “嗯……”爱丽丝绕着塔左右走了走,虽然老远的时候看着还不算大,但靠近了才发现,这座塔的直径,甚至抵得上一座城市的中心区域了。

  “我们难道要进去吗?”爱丽丝回到身边,歪头问道。

  “对。”苏克说着的时候,看了一眼沈流月。

  后者连忙放开手。

  “我没问题,不用担心。”

  苏克仰头看了眼,直通天际的血肉就像一条巨大的、竖直的蠕虫,从生物学角度应该不能支撑如此大的体量,恐怕是遇到过的最大生物了。

  在指尖生成力场刀,径直划开了血肉的表皮。

  有粘稠的血流出来。

  果然是活的。

  见“巨塔”对此没有反应,苏克取出雨火月光,让三人站开一点。

  随后,干净利落的一道竖劈,血肉猛的往两侧退开,鲜血如河流般涌了一地。

  “走,进去吧。”

  爱丽丝按惯例走在第一个,刚踏进去就感觉到周围有一股温热,仿佛真的在怪物的肚子里一样。

  而在眼前,通过被切开的外壁后,里面是螺旋状的,像牙齿一样朝下蔓延的阶梯。

  空气里的味道并不好闻,幸好有伊丝夏之前准备的香囊,像口罩一样挂在耳后,能有效抑制异味。

  头顶是长满牙齿的死路,无论用刀剑还是法术,都难以破坏。

  看来只能往下了。

  举着提灯在昏暗的环境往下走了一阵,四人抵达了一个平台。

  那仍旧是由血肉筑成,地板的中心处有一个像食道一般蠕动的开口,如同在做着吞咽的动作。

  “我们该不会要从这里下去吧……”安格斯虽然这么说着,但也清楚恐怕真的是这样。

  苏克走到蠕动口边上,用剑在侧边部分扎了下去。

  血液漫出,剑却被吸住了,拔起来相当费力。

  “果然。”

  安格斯算是看出来了,这东西的愈合能力简直匪夷所思,剑刚砍下去就重新长到一起了。

  这肯定是没办法破坏的。

  似乎是为了让大家死心,苏克扔了一颗源火的火球下去,炸得焦烂一片,不到数秒烧伤愈合,变得如最初一样。

  爱丽丝和沈流月苦笑着互相看了一眼。

  “那……还是爱丽丝走前面吧。”小姑娘瘪着嘴来到苏克身边,朝下看了一眼。

  别说她和沈流月了,实际上苏克也不想用这种方式通过。

  但似乎,这就是这里的“规则”。

  被当作食物吞咽,在怪物的肠道里蠕动着往下,才能抵达之后的地方。

  做好心理准备,爱丽丝闭紧双眼,用手捂住口鼻,往开口跳了下去。

  苏克在第二个,然而,还没等他往下跳,食道的蠕动突然出现变化,之前跳进去的爱丽丝被吐了出来,满是粘液的坐在地板上。

  爱丽丝“???”

  小姑娘一脸迷茫。

  “是爱丽丝不好吃吗?爱丽丝……被嫌弃了……被吐出来了……”

  苏克往下看了一眼,把爱丽丝吐出来后,食道再次恢复了往下的蠕动。

  不接受人类?还是说不接受女性?

  苏克没有贸然尝试,万一是后者,自己下去之后爱丽丝和沈流月下不来,被隔在提灯的范围以外就不妙了。

  “话说,这个是什么?”不远处传来安格斯的声音。

  他正站在一个畸形血肉的雕像面前,雕像手里捧着一个血盆,里面的液体不太像血液,颜色偏向浅红,但比血液还要粘稠。

  苏克似乎想到了什么,他走过去,用力场刀取了一些血盆里的东西,朝蠕动的食道口投了下去。

  明明只有一点点,食道却蠕动得更加剧烈了,仿佛吃得很开心的样子。

  “不……不会吧……”沈流月意识到了什么,“该不会是要全身涂满这个,然后再跳下去?”

  苏克苦笑了一声,“如果没有别的方法的话。”

  安格斯还站在雕像面前,他抬头打量着那个雕像,似乎想到什么,在印纹里不断翻找着。

  最终,他取出来一本陈旧的古书,即使记忆力还算不错,也花了一阵子工夫才找到对应书页。

  “如果书上记载得没错,这个应该是血瘤蜡的雕像。”

  “似乎是用某种人体练成秘术,把活人变成这个样子的……虽然看起来像是雕像,但里面的人其实还有生命,流出的蜡液是‘欲望之口’最喜欢的东西……”

  “活的?”沈流月怔了一下,抬头看向雕像。

  那东西很难辨认得出人形,畸形到了变态的地步。

  她慢慢握住了拳头。

  “竟然做出这种残忍的事。”

  苏克迅速翻了遍安格斯者”和“私家侦探”的能力,几乎可以断定是这样没错。

  “历史上,有相关记载的神灵吗?”

  安格斯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

  “在两年四百年前的埃尔诺拉,曾经有一座偏远城市,在一夜之间被离奇的血肉覆盖。”

  “王国得知事件,派出骑士进行调查,只花费了三天时间,笼罩城市的血肉就全部消失了。”

  “但……那些随着血肉出现而失踪的居民和动物,再也没有回来,整座城市变成了没有任何活物的死城。”

  “没人知道这起事件是怎么解决的,自那之后王国就封锁了这片地界,曾经调查过这起事件的骑士们,也在随后的几年内纷纷因为各种原因丧命。”

  “只不过,据说有骑士在临死之前走漏风声,说他们当时在城市的下方,发现了一个秘密通道。”

  “但具体是什么情况,没人知道,即使有人违抗命令前往调查,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当然也找不到那个通道。”

  听完安格斯的叙述,苏克眯了眯眼。

  “那座城市的名字是什么?”

  安格斯眼珠转了转,似乎是在从脑海中回忆。

  随后,他推了推眼睛,缓缓道

  “埃尔诺拉南部海茵郡所属,盆地之城夏伦底。”

  绒毛怪兽

全球降临:克苏鲁的地窟游戏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9681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