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卡牌与牌手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全球降临:克苏鲁的地窟游戏第九十章 卡牌与牌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寂临城是一座典型的、城市氛围会影响到人的城市。

  无论多么张扬跋扈的人,来到这座城市后都会不自觉想要收声。

  连日的阴雨、昏暗的光线、突发的灾难、神灵蠢蠢欲动的阴谋,这些要素交织在一起,让城市正如其名,给人一种寂静临头的感觉。

  即便历经无数次重建,她依旧耸立在这里。

  据城市居民的真心话,他们对这座城市最怀念的情感,是那种外面大雨连天,世界就像要毁灭,但自己躲在小窝里,和家人共处一室那种对比的温馨感。

  这种感觉,每个人都有过体会。

  和伊丝夏并肩走在雨水的街道上,天空中的雨丝不知不觉停了。

  苏克抬头看了眼黑沉沉的夜色,又向伊丝夏摇了摇头。

  不是他做的。

  “还要更明显一些吗。”伊丝夏露出冷淡的笑容,嘴角微微抿紧。

  目的地的终点,在城市西南边商铺的帐篷聚落点。

  两人站在离其中一个帐篷十多米的距离,看到人们欣喜从帐篷里走出,仿佛得到了所求之物一般。

  苏克从雷格的记忆里看到,伊丝夏想必也从地下渠道获知了有关这里的信息

  地窟牌的发明者,在三个月前来到了寂临城。

  虽然这段时间不断有新的卡牌发售,但问及卡牌对应的主人时,没有任何一位收到过邀请。

  而这位从不收集任何信息的发明者,却在西南聚落点搭建帐篷,开起了占卜屋。

  据传。

  任何人只要踏进那里,都能获得自己梦想之物。

  但太过贪婪的梦想,往往会以极度惊悚的方式呈现。

  曾经有位男人宣称自己要做寂临城的城主。

  三天后,他成为了城主,和历代城主的遗像挂在一起。

  这起事件的真凶很快就被找到了。

  是男人的同乡。

  因战争后对方过得比自己好,早就暗藏杀心,借助占卜的预言动手,企图嫁祸给鬼神之说。

  这样的情形发生过数次,也渐渐让这间占卜屋笼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地方,苏克和伊丝夏的前面,却没有任何人排队等待。

  两人相视一眼,并排朝那里走去。

  掀开门帘,一股冷冷的幽香透来。

  房间里的布设很简单,阴暗的环境下仅有一张桌子,仿佛知道他们会来一样留了两双椅子。

  坐在对面的人影戴着星辰般的兜帽,全身笼罩在深邃的暗色之下,搭在桌上从袖口露出来的手臂洁白如玉。

  软垫上摆了一颗水晶球,那双手微微摊开,示意两人入座。

  “星霜草的味道。”落座后,伊丝夏平静看着兜帽后的人影,即便视线无法穿透那里。

  人影什么也没有回答,从袖口取出四张卡牌,三张并列向前,一张摆在后面。x

  伸手示意的动作,仿佛是在邀请两人翻开其中一张。

  那并不是什么塔罗牌,从卡背的样式一眼就能看出。

  是地窟牌。

  用目光确认里面没什么把戏,苏克将手指按在了其中一张,翻开它。

  那是一张角色牌。

  旧日支配苏克

  卡面上的自己睁开双瞳,背后如闪卡般隐现的虚影是深渊中众多败于他手被夺走力量的旧日支配者。

  黑湖之主、真壁之眼、大衮、冬日皇帝、绿羽凤凰、旧都余孽、深渊之影

  卡牌的能力给得相当复杂,光描述文字就占了半张卡面。

  而且卡牌的背景框并非金色,而是彩色的。

  也就是说,稀有度凌驾于橙卡。

  苏克缓缓将手指移到另一张卡片上,见对方没有阻止,继续翻开。

  权柄之力苏克

  卡面预示着他能从神的手中夺取权柄,能力也十分超模。

  每回合一次,若对方卡片生命力低于10点,能够夺取对手橙卡及以上卡牌的固有能力,永久化为己用。

  同样是一张彩卡。

  第三张。

  人性锚点苏克

  直到这里,苏克终于露出一抹惊讶的神色。

  又是一张彩色级别的卡,效果是与其他人并肩作战时能力高涨,若周围三格没有敌方但有我方具有人性单位时,恢复所有灵性与生命。x

  苏克的手略微停留,缓缓伸向位于最后方的那张卡牌。

  兜帽人影的手却先他一步按在了上面。

  随后,在苏克抬头的目光中,对方具现出棋盘,并调整好了阵营与关卡。

  那是

  即便没有亲身经历,伊丝夏也能轻易认出来

  白夜城,梅斯卡徒一战。

  但与过往四人组队召集军团挑战不同,这场游戏的挑战者只有苏克一人。

  他手里有且仅有三张卡牌。

  就是刚才翻开的三张,并且已经布置在场上了。

  人影摊开手示意他游戏开始,按照对方的意思,显然是打算让如今的自己去挑战昔日的梅斯卡徒。

  苏克没什么玩游戏的心思,只是单纯将卡牌往上派遣而已。

  而那被誉为不可攻破难关的ve大型副本,林鸦为此研究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boss,在三张彩卡面前变得如同新手关卡一般,梅斯卡徒总计4个阶段,每个阶段都遭到秒杀。

  不需要军团配合,不需要制定谋略,仅靠一个人的力量,在十几个回合内结束了战斗。

  他抬头深邃看了对方一眼。

  做这样的演示,是想传达什么

  而将目光重新放低到对方按住的那张卡时,他听到了对方的声音。

  那仿佛来自无数个幽远世界的背后,却又像涌动的喷泉一般直抵内心:

  “苏克,你的命运,并不在这三张卡牌里。”

  他从深渊回来,不过是今天的事情,甚至只是两个多小时以前的事情。

  而对方给他看的三张卡牌,记载了他在深渊当中发生的一切。

  包括将神性锚定在人性上这点。

  这三张卡显然还没有流通在市面上,否则以这样的强度,无疑会对整个游戏的平衡带来毁灭性的影响。

  等等。

  对方是想表达,以他现有的力量,已经能对世界造成毁灭般的影响了吗。

  苏克从来没有考虑过这样的问题。

  但如果仔细想想,自己现在确实具有毁灭世界的力量。

  让黑色的裂缝遍及世界,以源火降临世间,所有的一切都将被焚烧殆尽。

  无论岛屿还是城市,无论天空还是大海。

  “毕竟我也不是卡牌里的人物。”

  在地窟牌里。

  就算能力再超模,数值再失衡,也只不过是牌手手中的工具罢了。

  如果牌手让他这张卡牌去毁灭世界、去滥杀无辜,那也唯独只有听从,不可能违反游戏规则。

  毕竟卡牌是没有意志的。

  但现实与卡牌完全不

  想到这里,苏克突然愣住了。

  他咽了下喉咙,重新看向戴着星空兜帽的人影。

  “看来,你发现了。”

  苏克瞳孔微微一缩。

  在现实世界,我也只是一张卡牌而已吗。

  而看不见的牌手,正操纵着这一切。

  毕竟。

  卡牌是不知道有牌手存在的。div

全球降临:克苏鲁的地窟游戏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9681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