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章 夜话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开局签到天罡地煞第636章 夜话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房间里,盘膝而坐的女人愣住了,那妖媚的脸上漫不经心的玩味笑容也在那一瞬间凝固。

  她带着三分狐疑,七分不信看向眼前面容平静的男人,将他的话重复了一遍,

  “——你是说,那个传闻战胜了煌天圣主的年轻小子在剑之一道的造诣超越了你?超越了坤坎二道号称剑之帝王的剑圣主?”

  剑圣主看了她一眼,垂下眼帘,“吾不会说第二遍。”

  尽管没有正面回答,但却是承认了魔梦圣主的疑问。

  后者的脸上,终于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毫无疑问的,剑圣主没有必要撒谎,在剑道上无比骄傲的他,绝不会撒这种慌。

  也就是说,那个来历不明的年轻修士在剑道上的造诣,真的超越了剑圣主。

  “可是……这怎么可能?”魔梦圣主深皱起秀眉,喃喃开口:“倘若有这般人物,本宫为何从来没有听闻过?”

  “不知晓。”剑圣主漠然摇头:“实际上,据那两位所言,天演之事,恐怕也和他脱不了干系。”

  魔梦圣主悚然一惊,旋即恍然,彷若想起来了什么东西一样,幽幽叹道:“所以他们才会让本宫横渡大域,赶来协助你这块又臭又硬的铁石头——那两位,不相信你能阻止天演一行的脚步?”

  剑圣主面无表情,只是微微点头。

  “你打算如何?”魔梦圣主沉默片刻,突然问道:“本宫不过是奉命助你一臂之力而已,具体要怎么做,还得你拿主意。”

  “信中提到的东西,你带上了吗?”剑圣主问道。

  “自然。”魔梦圣主妖娆一笑,抬起那柔若无骨的小手,轻轻一翻,顿时,一枚人头大小的圆形容器便出现在她的手中。

  看起来,像一个造型奇异的酒壶。

  它上下皆窄,唯中段臃肿,通体彷若晶莹剔透的水晶制成,看起来似一个竖立起的椭圆,边缘一侧又延伸出弯曲如灵蛇一般的把手,似玉似石,入手温润。

  在它的上方,还压着一个凋刻这奇异纹路的圆形的玉盖,将这椭圆事物内部的一切都掩盖。

  魔梦圣主将它放在桌上,白皙如玉的手指摩挲着壶柄,轻声开口:“不过既然你打算用这东西,便说明你还是没打算做到那一步吧?”

  她轻轻一笑,神情变得暧昧起来,戏谑地看着剑圣主:“明明被暗地里叫作最冷酷无情的男人,却在这种事上颇为犹豫呢,当真有趣。”

  剑圣主看了她一眼,仿佛早已习以为常,道:“那两位的命令只是阻拦,如果可以的话,吾并不想亲手镇杀曾经的同僚。”

  顿了顿,他盯着那酒壶,轻声一叹:“但倘若这仙人醉也无法阻止他们,那便没有办法了。”

  魔梦圣主摊了摊手,不置可否。

  “倘若真到了那时,便劳烦魔梦你一同出手了。”剑圣主垂下眼帘,道。

  “本宫来此,不就是做这个的么?”魔梦圣主勾起嘴角,眸光闪动,“不过本宫有些诧异,以堂堂剑圣主,难道还敌不过那三人吗?”

  “天演一生精通推演之道,实力却是平平;至于煌天那疯丫头,也不过是吾手下败将,成不了气候。”

  剑圣主缓缓摇头:“不瞒你说,在他们来到圣地之前,吾辈都没有请你出手的打算。直到……”

  “直到那个在剑道上压过你一头的神秘修士?”魔梦圣主接口问道,“他很强么?”

  “不知晓。”剑圣主异常干脆地摇头,“今日在剑宫之外,吾不仅在引以为豪的剑道上被压了半头,同样也看不透他的深浅——在吾眼里,这就是一个毫无修行痕迹的寻常凡人。”

  “哦?”魔梦圣主仿佛一下子来了兴趣,美目流转:“或许……他真就是个寻常凡人?”

  “莫要开玩笑了。”剑圣主望向窗外,摇头:“一介凡人岂能战胜煌天?更何况,据剑汣所说,此人在他们的一行中隐隐占主导之位。”

  “明了。”

  魔梦圣主目中好奇之色更浓,一双媚眼微微眯起:“若是交战,你只管安心应付煌天和天演便是,此人便交由本宫。”

  听罢,剑圣主提起桌上的酒壶,转过身,消失在这诺大的房间内。

  旋即,灯火一灭,只剩下魔梦圣主,嘴角勾起一抹莫名的笑,彷若黑暗中蠢蠢欲动的猎手。

  .

  .

  “魔梦圣主?”

  同一时间,江南所在的房间内。

  一层彷若混沌一般的光幕将整个房间笼罩,天演圣主与江南相对而坐。

  江南看着脸色并不好看的天演圣主,眉头皱起:“我记得,前不久你和煌天才提到过这位?她也在这万剑城中?”

  回到房间后不久,当江南准备歇息的时候,天演圣主突然拜访,然后不走分说展开了领域,将一切声音都与外界隔绝,然后,告知了他这样的消息——万剑城中,不只有剑圣主一位仙境,还有另一位名为魔梦圣主的神秘仙人。

  “不错,正是先前煌天那丫头提到的那个家伙。”

  天演圣主深吸一口气,“在万剑城中,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吾稍微一问前来服侍的剑门执事,便得知了这个消息——就在昨天,先我们一步,那位魔梦圣主也来到了万剑城。”

  “她也是因为明日的大宴而来?”江南眉头一皱。

  “看上去的确如此,至少剑门的弟子们是这样认为的。但吾的意思是,这所谓的大宴,才是问题。”天演圣主缓缓摇头,问道:“您知晓自剑圣主登邻仙境以来,这剑门圣地举办过多少次所谓的大宴吗?”

  江南摇头。

  天演圣主深吸一口气,面色并不好看:“一次都没有。”

  他补充道:“无数万年以来,整个连门圣地,从来没有举办过这种虚头巴脑的仪式——人如其名,剑门剑门,他们依仗和相信的,唯有手中之剑。”

  “而这一次,这所谓的大宴也无比突兀——按理来说,圣地级势力的盛宴。一般至少提前数年边会开始筹划,邀请天下各宗,准备各种事务。但这次剑门大宴,却是在六日之前,仓促定下,也未曾邀请除了魔梦圣主以外的任何宗门势力。”

  江南一愣:“六日前?”

  “正是!”天演圣主深吸了一口气:“那一日,正是当初天演域囚笼崩塌,吾等踏上旅程的日子。”

  突如其来的大宴,仓促的准备,无比巧合的时间……

  江南皱起眉头。

  ——这简直就像是特意为了他们准备的。

  “所以,从一开始就不是剑门圣地要举办大宴,恰巧碰到我们路过,被请来做客。”

  天演圣主看着江南:“更像是为了有一个理由留住我们,才举办的所谓大宴。”

  江南叹了口气:“为了一盘醋,才包了一锅饺子?”

  天演圣主一愣,虽然没听过这样的比喻,但还是理解了江南意思,点头,“目前来看,正是。”

  “既然如此,那剑圣主大概也不会如他所说的那样,在大宴过后让我们通过挪移大阵前往天王峰圣地了吧?”江南揉了揉太阳穴。

  “倘若吾的猜测没错的话,他们应当不会放我们离开。”天演圣主点头,“眼前,您认为应当如何去做?”

  江南手一摊,“来都来了,吃喝尽兴?”

  天演圣主愣住,苦笑:“您莫要说笑了。”

  江南一本正经:“圣主,我没有开玩笑——我们唯一需要确定的只有一件事,这剑圣地真的有通往天王峰的传送大阵,就够了。只要它存在,我们就会通过它,到达天王峰。”

  天演圣主咽了咽口水,“剑圣主呢?魔梦圣主呢?明天那满是猫腻的剑门大宴呢?”

  “不重要。”江南摇头,语气平静,“不会有什么能阻拦我们。”

  天演圣主张了张嘴,还想说点什么,但最后也没有说出来。

  他怔怔地看着江南,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位想要前往天王峰的决心似乎比自己还要坚决?

  “圣主,安心,早些歇息了。”江南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

  “是。”良久后,天演圣主才深吸一口气,站起身躬身一礼,撤去屏障,退出房间。

  .

  .

  翌日,清晨之时,天光大亮。

  嗡——

  沉闷的天钟撞响,迎来日出的第一缕阳光,回荡在恢宏的万剑之城,向着四方扩散。

  同时,钟声仿佛也唤醒了沉睡的人们,诺大的剑宫里,身着礼袍的一道道身影彷若百川汇海一般涌入高耸威严的剑宫。天穹之上,婉转悠扬的仙乐声洒落,无比动听,怡人心脾。

  江南等人也在剑门执事的服饰下换上礼袍,走出房间,穿越宽阔的廊道,前往举办宴会的剑宫大殿。

  他们跟随着恭敬的执事们,推开最后一道沉重的大门,映入眼帘的是彷若仙境一般的景象。

  剑宫大殿,并非如一般宫殿那样穹顶如盖,它是一片无比庞大的黑玉平台,抬头便可望见微熹的天穹。

  大殿两旁,一位位身桌纱裙的女子随着鼓乐声翩翩起舞。而这莹黑的玉台上,一张张古色古香的烫金桌席无比整齐地摆成两列,两两相对,向外衍生数十里,彷若两条笔直的长龙,一路从宫殿最深处排到殿门。

  每一张长桌之上都摆放着青金灯盏,散发出氤氲的柔光,光芒之下,则是一壶壶琉璃酒壶,菁纯的酒香彷若云雾一般飘散于方圆百里的大殿之中。

  等到江南几人走进大殿的时候,这长龙一般的桌旁已坐满了剑门圣地的诸多大能。

  尽管是在宴会之上,他们仍端坐地一丝不苟,目光平静而沉着。

  江南几人在执事的带领下,穿过人潮簇拥的大殿,走过翩翩起舞的少女,来到那大殿深处,最靠近剑圣主王座的地方。

  这里,有几张明显与其余座席不同的席位整齐地排列着,显然,乃是剑圣主特意吩咐。

  “诸位大人,请上座。”

  剑门执事无比恭敬,请江南等人落座后,躬身告退。

  此刻,时辰已近正午,在最后的江南等人落座之后,整个大殿已座无虚席。

  江南看向右边,剑汣几人正端正而坐,察觉到江南的目光,他转过头来,微微颔首。

  同时,江南注意到和这剑汣身着相同服饰的还有八人,应当就是剑门圣地最强大的其余八位残仙。

  看了一眼后,江南不着痕迹的收回目光,看向对面。

  ——和他们相同位格的座席上,一名柔媚如水般的女子正倚背而坐,一颦一笑之间皆彷若魅惑天成,宛如无比深邃的漩涡一般,要将人的目光宛如吸过去。

  “这位,便是魔梦圣主。”

  一旁,天演圣主传音给江南,低声开口:“此人向来神秘,哪怕同为圣主,也极少有人知晓她的底细。”

  “而且……”

  天演圣主看了一眼周遭颇为奢华的宴会,听闻着那仙乐一般的钟鼓声,轻轻摇头:“剑门圣地的木头们,怕是办不出这等雅致的大宴,这升平的歌舞,多半是这魔梦的手笔。”

  而在江南看她的时候,那女子仿佛也察觉到他的目光,微微侧过头来,抿嘴一笑,漆黑的双童中,充满了好奇之色。

  江南点点头,收回目光,看向左侧那空荡荡的王座。

  和江南预想中一样,那是一座简单而大气的铁石王座,并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完全符合剑圣主那冷硬的性格。

  嗡——

  紧接着,钟声再响,空洞的穹顶上,如瀑一般的阳光洒落而下。

  正午时辰!

  紧接着,一道熟悉的身影从偏殿方向缓步行来。

  那一刻,鼓乐声停,万籁俱寂。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那并不高大的身影上。

  剑圣主面色,走到王座之前,往上一座,唇齿开阖之间,低沉而威严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大殿。

  “剑门莽莽,逾今已万万年,诸君生来修剑,为剑生,仗剑死,于坤坎二道茫茫大地留下铁铸威名。”

  他看向殿前一位位剑门弟子,深吸一口气:“吾心甚悦,遂起欢宴之意。”

  他站起身,看向江南一行与魔梦圣主,微微一礼,再道:“恰逢贵客临门,蓬荜生辉,当一同饮酒共欢,谓为极乐。”

  话音落下,殿上鼓乐再鸣,仙音彻响,一位位舞女悠扬拂袖。

  端着天地珍馐的侍者款款入殿,在一张张长桌上放下宝光莹莹的佳肴,令人食指大动的香气混杂着酒香扑面而来,萦绕大殿。

  无数剑门弟子门徒,欢声如潮。

  剑门大宴,正式开启。

  https:///novel/112/112088/67574249.html

开局签到天罡地煞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9788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